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今日艺苑 >

迟者先至——记书法家史守仁先生

时间:2005-11-12 11:25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 点击: 1379 次

迟者先至——记书法家史守仁先生

 

马沛成

 

在内蒙书画圈内,恐怕没有比史守仁更迟、更拙,更憨的了。一次,朋友们小聚,酒酣之际,守仁站起,啤酒连干三碗,主动请缨坐庄,猜枚行乐,结果一圈下来,火柴棍还攥在手心里,一桌十个人自已连灌九碗,裤带繃开了,架子还不倒,嘴里只是:“唔……唔唔”。精彩的词儿,一句也没有。也好,自此,守仁的迟,拙,憨,守仁的海量,书同画圈内,再没个敢叫号的。

守仁的字,一如守仁的人,迟,拙,憨。迟得拙重,憨若古佛,一点一划,放在手心里掂量掂量,沉甸甸的,在他的作品面前,好多作品显得轻飘飘的,难怪内蒙几位国家级书家,在守仁面前恭恭敬敬执弟子礼。两年前,内蒙江西两省区联展,主席康庄先生陪江西同仁在展厅徜徉,走到守仁作品前,沉吟良久……,一切全在不言中。

一个莫须有的有故事,僧问:“如何走,方能早到灵山?”佛曰:“慢走。”守仁迟,拙,憨,无论做什么,不懂得也不敢玩花活。七十年代末,由绘画旁涉书法,置他人的捷径,现代书法,粗头乱服于不顾,一门心事下笨功夫,专拣费力不讨好的活儿——写唐楷。一写就是二十年。当年,那批速成的书法家大多已风流云散,剩下不多几个也明显的先天不足,举步维艰,而踽踽独行的守仁,却路越走越宽,渐显大家气象。

有时,朋友们私下议论起守仁的迟,拙,憨。我觉得他有点像托尔斯泰笔下的列文·彼尔缺的是小才智,小机敏,有的是大智慧,大能力,“一超直入如来境。”守仁习字之初,周围无大家,他凭直觉认定书法的灵魂在线条,闭门二十年,青虹炼得绕指柔。守仁骨子里的迟,拙,憨,天生玩不了甜,媚,俗,本能地选择了审美上的高层次,大玉不琢,大羮不和,天意。

人,最难认识的还是自己,在几个博学多才,滔滔雄辩的朋友面前,守仁也为自己的迟拙与木讷而自惭。偶然间读了本《禅海珍言》:禅宗六袓惠能不识一字,不读一经,诸多终生读经坐禅高僧尚没有六袓开悟,即可。守仁读罢,心下渐渐明白:下下人有上上智,用不着捧着金碗讨饭吃。

守仁与我亦师亦友,往来十余年。我不惑之年习书法,羡慕刘文奇先生遍临百帖,守仁一句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顿使自己如醍醐贯顶。我拜在任德超先生门下习画,几能乱真,颇以此自矜,守仁当头一棒:“好儿不使爷钱,搞书法的,优势在线!”今天,回首这十几年来的磕磕绊绊,书风画风几经嬗变,暗暗庆幸相识守仁并得益于守仁那“一超直入如来境”的大智慧。

守仁喜弘一法师的作品,浸淫日久,自己的字已褪尽铅华,呈中和静穆之美。事情就是这样,美中蕴丑,长中寓短,从我的审美习惯看,略欠粗旷与苍茫,也不是唆人作恶,几次要守仁找茬和别人吵上几回,荡荡胸中豪气,书风或可为之一变,守仁听了,憨憨一笑,不置可否。曹丕《典论·论文》中说:“文以气为主,气之清浊有体,虽父兄不可以移子弟。”书风的最后陶铸,其实也是个禀赋和阅历,不可力强而致。

老蒋送其子三句话:是非审度于己;毁誉听之于人,成败安之于命。守仁已过天命之年,人间荣辱是非,看得都淡了,唯知尽人事,安天命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2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